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邵留生 > 幼儿园资质标准可进行公开听证

幼儿园资质标准可进行公开听证

幼儿园资质标准可进行公开听证

北京新一轮“黑幼儿园”关停潮正在到来。据财新记者了解,自7月起,昌平、房山、怀柔等部分区县的多所幼儿园收到了或整改或取缔的通知。多名自办园的教师称,取得资质的门槛依然很高,获批的仅是少数。大量自办幼儿园地位尴尬,以便利的交通条件和低廉的学费标准继续吸引着外来务工子女。幼儿园关闭之后,谁来接纳忽然失学的儿童还是未知数。(财新网97日)

“黑幼儿园”之所以“黑”,并且“黑”到如今需要关停的程度,往往是由于“黑”的标准由主要监管者自己说了算,并且存在捉摸不定的情况。当所谓的“黑幼儿园”制造一起起安全事故后,舆论风潮和法律惩处肯定让监管者们背负重压,并且主动寻找远离安全的“脱身之计”。此时,“安全”便理直气壮地成为关停“黑幼儿园”的绝对理由。

在大量民办幼儿园“涉黑”被强制关停之后,教育部门除了懂得关停,还需要懂得肩负起帮助家长提供充分的、合格的教育资源的责任。而现实却是公办幼儿园仍然高高在上,仍然一位难求,仍然肩负不起承载幼儿教育的重任。至此,“外来工子女满街跑的场景也就不可避免地呈现在人们眼前”。

事实上,不需要“章鱼哥”出手,普通公众基本上都能准确地预测到这一场景,如今教育部门不但偏偏失去了职业的嗅觉,而且忘记了自身“帮助家长提供充分的、合格的教育资源”的责任。北京教育部门如果知道公办幼儿园承载不起幼儿教育的重任,也知道现有幼儿园资质审批标准过于严格,民办幼儿园难以不“涉黑”,就必须主动谋求如何让民办幼儿园在符合安全标准、教学标准的基础上“脱黑”。这就不可避免地摊上“幼儿园资质标准”的这一事儿。

当然,严格的民办幼儿园资质标准符合各方的利益,但是如果追求完美式严格,势必影响民办幼儿园的兴建。如在昌平区窦店镇,27所私人幼儿园中仅有一家通过了审批,其余均处于备案状态。这些备案状态的幼儿园,一旦教育部门对安全的要求升级,极容易因“涉黑”而是遭到关停。面对一个镇27所私人幼儿园中仅有一家通过了审批的事实,有关部门完全有必要反思,已有的资质标准是否有重新修订的必要?笔者认为,该区“民办幼儿园的面积在2000平米以上”这一标准就值得商榷,幼儿园面积大小与学生人数直接关联,如果不顾学生人数采用一刀切,显然有悖常理,不利于民办幼儿园的兴办。幼儿园需要关注安全,其他学校同样需要关注安全,小学面积不需要一刀切式的具体要求,为什么唯独幼儿园就有?

幼儿园资质标准直接关系到民办幼儿园的兴办,至少到目前也直接关系到外来工子女的入学利益,标准如何可谓与群众关系密切,其制订、修订完全可以采取公开听证的方式。但是目前幼儿园资质标准的制订完全将公众排除在外,也将民办幼儿园排除在外,不一定能够保障这些群众的利益,在一定程度上,只是符合教育部门的切身利益,特别是如何免责上。不仅仅北京幼儿园资质标准存在一堂言的情况,其他各地也不出其左。因此,将幼儿园资质标准制订纳入公开听证的范畴,有利于进一步规范幼儿园的准入。

 

 



推荐 7